甜城夜半作悲声(纪实小说)

br88

2018-07-30

抓牢项目建设是经济发展的“牛鼻子”,江山市深化落实项目全过程闭环管理机制,从谋划招引、前期推进、开工建设、统计入库等环节,定期梳理一批问题项目,在每周一晚市长办公会上进行集中交办,分解到各相关责任单位,到岗到人,限期完成,确保及时完成项目落地要件,合力推进项目,挖掘投资潜力。“企业只需做好厂房内的事情,厂房之外的我们会帮忙跑腿。”峡口镇项目代办服务员郑俊奇介绍,为了保证开洋全屋定制产业园项目顺利推进,镇里找了环评、施工图设计、能评等多家单位,供业主选择,减少了时间和精力消耗。今年,该市发改、供电、质检等相关部门定期上门服务,峡口镇每周派专人四次去项目现场,帮助解决项目推进中的困难。据悉,今年江山市深入开展“项目攻坚突破年”活动,强化项目目标、过程、进度管理,以季度为时间节点,积极开展省市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活动,对列入项目实施“挂图作战”,倒排工期,加快签约、落地和开工。

  传言内容还被冠上了多地的小区名称,出现了几十个版本。

  为了尽快找到失主,她也顾不得回家了,干脆逐一打电话进行核实。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方联系后,李华平终于找到了病历本上的张女士。然而经过询问,张女士表示自己并没有丢失挎包,当天也没有去过派出所。这下可难住了李华平,就在她打算进一步询问时,电话被另一位女士拿了过去,她压低声音告诉李华平,自己是张女士的女儿,挎包就是她丢的,并且准确说出了包里的物品。  原来,王女士的母亲患有膝盖骨半月板损伤,当天上午她陪母亲去医院看病,可是因为钱不够没有办成住院手续,就打算次日再来。

    “袁大爷就是个‘热心肠’,院子里有啥小事他要管。”邻居潘兴元如是说。

  然后是与中东欧其他15国总理或领导人一一会面,商谈合作意向,达成合作共识,再是参加“16+1合作”会议以及经贸合作论坛等。双边为“16+1合作”平台铺路,而“16+1合作”则汇集共识,为17国合作蓄势发力,两者相得益彰。

  在7月6日罗牛山发布的《公司关于实际控制人通过资产管理计划减持股份计划的公告》中,公司表示董事长徐自力减持公司股票的原因系“长安基金-工商银行-中铁信托-中铁信托·丰利1609期罗牛山股票投资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到期后不再续期。同时,徐自力将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等减持方式交易其通过资产管理计划所持有的51901088股,占公司总股本的的%。

  万科、首开发分别销售亿元和亿元,紧随其后。其余7家房企销售金额均在20亿元上下,第十名泰禾集团销售金额仅为亿元。从2017年上半年情况看,入围北京地区销售金额排名前十的门槛为亿元,2018年这一数据为亿元,降幅达61%。销售面积方面,同比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2006年1月1日,元元读博后重返荧屏,和中国教育台倾力打造大型民生互动节目《看今天》。  所学专业:河北大学音乐系(手风琴专业)  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制片管理系  曾主持节目:  1993年--1995年:北京电视台《北京您早》主持人  1995年--1999年: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欢聚一堂》主持人  2000年至今:大型娱乐脱口秀栏目《超级访问》主持人兼制片人  大型情感调查节目《情感方程式》主持人兼制片人  获得2002年度《新周刊》发布的“2002中国电视节目榜”最佳谈话类节目主持人  获得2004年度《新周刊》发布的“2002中国电视节目榜”中“最佳生活节目主持人”提名  姓名:李小萌  昵称:去掉姓氏之后  生日:1973年9月20日  属相:牛  出生地:北京  籍贯:北京  座右铭:寻找中  身高:170cm  毕业学校:北京广播学院  业余爱好:看电影、锻炼身体、听别人说话   最喜欢的食品:面条    最喜欢的书:恨不得一口气读完的  最欣赏的人:理想主义者  最难忘的事:小时候被父亲打  主持特点:尚在形成中  最渴望的生活状态:掌握自己、掌握生活  李小萌:《东方时空》资讯节目主持人

甜城夜半作悲声,四海同胞不胜惊。 华夏子孙皆骨肉,悠悠洪水化浓情。

——题诗6月仲夏,是日照充足、万物生命力旺的月份,应是一年中的旺月。 可谁知6月12日是个黑色的日子,对我尤其是对望谟来说。

水能生万物,也能毁灭一切!因为大自然是玩水专家、魔术师,它能在某个时刻让世间那无形的天平突然失去平衡,其中有偶然也有必然。

说它偶然,是因为大自然的某方面量变在隐蔽状态下变化,人不知鬼不觉,谁都没有预料到临界的来临;说它必然,是因为量变在公开状态下变化,具有一般常识的人都能发现肯定会有某种结果产生。

一条河的上游下暴雨,下游受洪灾,这样就必然发生很多不该发生的事。

在漫长而又短暂的人生长河中,也会有很多必然和很多偶然。 必然当中又有很多偶然,偶然当中又有很多必然。 这样就使人生变得五彩缤纷而又充满了酸甜苦辣涩,摆满五味罐而且常常被人打翻,甜与苦这对孪生兄弟有时会如影随形地出现。

我这次到望谟就很好地应了这个道理。 1982年,我到望谟工作不久,望谟也出现了一次比较大的洪灾,只是人员、田土和财产损失比这一次少得多。 同时也听说,望谟在解放前二三十年代和解放后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先后发生了两次比较大的洪灾,只是损失情况谁也不甚了了。

2006年6月12日下午,我从贵阳匆匆忙忙赶到望谟县城,准备于第二天与从兴义赶来望谟的老朋友会面,处理一桩早该了决而迟迟未得到解决的陈年老问题。 由于我离开望谟已十多年,当年要好的朋友、同事都早已调离望谟了。

“久违了,甜城望谟!”我心中不自觉地喊了一声。

无人相聚、无处小饮,只好一个人呆在车站对面的城南旅馆里自饮。

我是下午五点四十分到达的。 下得车来,环顾四周,一切都变了。 车站已经不是当年的车站,车站的附近也是高楼林立,当年的冷落与偏僻变成了热闹和繁华,完全是一个崭新的望谟了。

望谟县城高楼大厦比比皆是,多了几条大街道和几座别致的桥,道路宽敞而且有花坛,很多地方都变得宽阔而美丽了。 这么大的变化,真的让人油然而生人世沧桑的感觉。

找到旅馆、登个记,洗完澡后休息十多分钟,就到六点半钟。

我就到旅馆楼下的小饭馆里点一个炒菜、一个汤和一瓶冰啤酒,悠闲自在地自斟自饮起来。

我觉得今天的望谟比当年热多了,人在房间里就像蹲在蒸笼里面一样闷热难耐;出门在外,就像头上有大火烤着,脚下也有大火烧着,四周都像有大火烧烤着。 到处都是炽热的世界,到处有热浪翻滚,水泥路上直冒无色的火焰,简直让我的汗水就像高山上的泉水喷涌不停,抹汗都把脸抹痛了——痛得像刮胡子一般。

幸好外有大吊扇,加上喝了冰凉的啤酒,才勉强挺得住。

我吃过饭已将近八点钟了。

望谟的热本来就让我有点晕,再加上一路的疲劳(因为已有一年多没有坐长途车了,尤其是没有坐长途大巴车),还喝了一瓶啤酒,我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醉了。

我昏昏然地上楼,走进房间,关上门,倒在床上,想一睡了之。 但由于天气太热,电扇对着人不停地吹也不起多大作用,实在睡不着。

我只好打开从不离身的手提电脑玩游戏——本想写点东西,但因天气太热和喝了酒,全没有了灵感。

到九点过钟的时候,天空开始想起了雷声,但没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惯例,所以觉得用不着关电脑,继续玩。 过不久,外面开始闪电,同时开始下起小雨,但情况并不严重。 到十点过钟,闪电越来越频繁,并且开始造成电压不稳定,我不得不关掉电脑。 雨继续下,不久电停了。

旅馆的主人开始一个一个房间地送蜡烛,我点起蜡烛以后,真的就无事可做了。

只好拿出《故事会》来看,虽然烛光昏暗,但是其中有一则故事深深的吸引了我!我看完了那则故事,窗外的雨还是下得不小,估计在中雨以上。

但外面依然人声鼎沸,好像比白天还要热闹。

还有电筒光之类的在空中划来划去,还有人匆忙搬动东西的声音,外面太嘈杂了。

我一看时间,才发现还没有到午夜十二点呢,怪不得还有那么多人在外面活动。

但是,当我认真听和猜想外面的人们会做什么事时,觉得外面的所有声音与活动明显有点不正常,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我马上起来,凭着朦胧的烛光,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一看:街两边的不少人家依然开着门而且都点上了蜡烛。

在烛光的照耀下,可以看见街道已变成了河,不知从哪里来那么多水。 人们匆忙地跑来跑去,大声疾呼所有的人都起来,赶紧撤离到高的、安全的地方。

一时间有的背老人,有的背小孩,有的给背人的打电筒、点蜡烛照路、打伞挡雨,人们开始撤离低洼的房间。

街上的水全部淹过了人们的膝盖,警车呼啸而来,掀起大大的波浪;警车的警报叫个不停,警察喊着:“大家赶紧撤离,但要注意安全……”;有的搬动电视机、洗衣机等家用电器往自家的二楼、三楼,有的则往外面的高处撤离,不管是哪家屋檐下都先放了再说。 很多人都在说:“我家进了很多水,一楼的东西全被淹了……”有人好心地跑去敲还迟迟不开门的人家。

有的人家被叫醒了,出来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忘了感谢敲门的人;有的人家则似乎埋怨好心人打断了他(她)们的美梦,还说:“怕哪样嘛?”但当他们定睛一看街上的情景,也同样的大吃一惊,同样忘了感谢敲门的人。

同时有人开始跑上我住的二楼,而且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敲门:“水淹房子了,快点起来!”我房间的门也差点被着急的好心人敲破。 我也被街上的一切惊呆了,反应迟钝。

开门出来后,楼道里的情景更让我吃惊,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只见住在楼下的人赶忙往上搬东西,楼道上也挤满了人,我想帮忙都帮不上。

很多人都在自言自语或者在告诉人们:“水太大了,一楼被淹了好高。 电视机、洗衣机都漂了起来,不得了了……”。